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一个小女孩和恐龙的脑洞,三观歪黑化有,慎入

      男人满心恐惧,拼命地狂奔着,尽管体力已达到极限,他仍旧拼命迈开双腿,争取着微乎其微的一线生机。可是那没有用——在他身后,庞大的黑影以恐怖的速度缩短着两人之间的差距,最终一跃而起,将力竭的逃跑者按倒在地,弯曲的爪子深深刺进了他的皮肉。
      在疼痛与恐惧的双重作用下,绝望的男人尖叫着进行徒劳的挣扎。死神低下头向他露出獠牙,黄色眼珠里闪烁着生物原始的贪婪。
      “停,Indoraptor。”女孩的嗓音穿透雨幕,轻飘飘地落在男人的耳畔。肆虐的凶兽似乎突然对他失去了兴趣,收回了利爪和獠牙转身离开,动作和扑来时同样迅速。
      他惊魂未定地抬起头,望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娇小瘦弱的女孩毫无遮蔽地站在雨中,深红色的衣裙向滴滴答答地淌着水,浅金色的长发被雨水濡湿,紧紧贴在她的脸庞上。路灯白色的光芒照着她的全身,使她周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光晕,使她看上去纯洁而无害。
      男人几乎忘记了恐怖与疼痛。死里逃生后的虚弱和眼前这幅景象,让他产生了某种近乎神圣的情感。
      上帝派来的天使也不过如此,他充满崇敬。
      然而这种情感没能维持很久。那头残暴的猛兽又出现在了路灯可照亮的范围中,身侧亮黄色的纹路反射着不详的的光。
      恐惧瞬间再度支配了他全身的神经。再过几秒,无助的天使就会被撕碎。他绝望地想。我也一样。
      但他想象中的血腥场面并未出现。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女孩用责备的口吻质问着那只慢慢靠近的恐龙。“我难道没有说过这样很危险吗?”
      巨兽温顺地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它甚至低下身子,认错般地蹭着女孩柔软的手。
      “好啦,好啦。”女孩的语气变得柔和,她抬起那只手,轻轻抚摸着猛兽,动作温柔得如同母亲抚摸孩子。“乖孩子,乖孩子。我知道的,你只是饿了对不对?”
      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他此刻看到的景象。那是美丽与丑陋、缩小与庞大、善良与邪恶的交融,两者的冲突与对比如此强烈,却又如此和谐地混为一体。
      安抚了委屈的猛兽后,女孩终于注意到了躺在路边流血的男人。她大惊失色地向他跑来,那只猛兽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对不起,先生。”她跪在他身边,咖啡色双眼中充满真诚的伤心与歉意。“您好,我是梅茜。很抱歉Indoraptor今天伤了您,她一直都很听话,平时不会随便伤人的,今晚她一定是太饿了……我真的很抱歉,先生。”
      男人双眼空洞地看着她。之前由恐龙的利爪造成的撕裂伤口中,血液仍在涌出,晕染在雨水覆盖的地面上,也染上了女孩暗红的衣服。他浑身冰冷,意识越来越模糊。在陷入彻底的黑暗之前,他听到女孩担忧的声音:“先生,您还好吗?医院离这里不远,您可以自己过去,就在……先生,先生?”
      跪坐在毫无生气的尸体旁,女孩流下了眼泪。“哦,可怜的人,他死了。”她啜泣着。那头巨兽慢慢地走到她身边,低头轻轻地蹭着她的脸颊。女孩破涕为笑,抬手抱住恐龙的脖子。
      “谢谢你安慰我,你真温柔。”梅茜开心地说,“现在你可以去吃了。”

——————————正文分割线——————————
大半夜脑子不清醒惹
这个脑洞的起因是电影里暴虐龙队梅茜的莫名执着。
咦我本来是只打算写个十行左右来着……
最后 诸君我喜欢黑化萝莉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