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心理测量者au

听歌的时候产生的脑洞,有没有后续看心情(←大概是没有了)
我流主明,ooc不可避

——————
     这个时代不再需要法庭来进行审判,人工智能——西比拉系统给出的心理指数判定成为了社会秩序的标准。东京市监狱关押的数千名犯人中,绝大部分是还来不及做出犯罪行为,就因心理指数过高而被捕入狱的潜在犯。
      大部分人在街上就会被巡逻机器人逮捕,那些机器人无法应对的危险罪犯,则由公安局负责追捕。
      来栖晓是公安局近十年来雇用的最年轻的雇员。此时他站在东京市监狱的楼前,一边感叹着市监狱的规模之大,一边踏入了监狱的大门。
      手续厅里人头攒动,大多数是前来探监的家属,在窗口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打扰了,请问您是来栖晓吗?”来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将目光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说话的人是个年轻男子,穿着样式简单的白色衬衫,手中拿着一沓文件,一副温和无害的样子。
      “我是。”来栖回答道,同时用稍带戒备的目光盯着他。“太好了,没认错人。”男人松了一口气。“你看上去比资料上更年轻呢。”他晃了晃手上的文件,来栖暼到了自己登记入职的照片。
      照片上的来栖面无表情,原来的卷发为了拍照的要求,被大量发胶固定成了大背头。那天他花了两倍于平时的时间洗头,打破了他自出生以来洗头时长的记录。想到这里,来栖不禁汗颜。
      “我叫三岛,三岛由辉,公安局的信息部和人事部的职员。”三岛匆匆地自我介绍道,“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执行官。”
      西比拉会从潜在犯中筛选一些人进入公安局,以提高公安局追捕罪犯的效率。这些人就称作“执行官”。但这些执行官仍旧是需要防范的潜在犯,因此有了来栖这种正规的公安局职员——“监视官”,顾名思义,他们负责监视执行官的工作,以防他们本性难移,做出危害社会的举动。
      怎么和执行官保持良好关系,这是令所有监视官都头疼的问题。
      “本来应该把他带到会见处的,但如你所见,今天来探监的人很多,只好带你上去见他了……”三岛带着来栖穿过手续厅和会见处,在路过会见处的时候,三岛不好意思地向他解释。“真的很抱歉,还没正式上任就让你碰到这种事。”
      来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三岛在关押区入口处做了巩膜扫描,厚重的白色大门便在他们面前开启。关押区是一栋巨大的环形建筑,共有一百层楼。两条悬空的十字形走廊连接着边缘的环形走廊,电梯就在每个十字走廊的交叉处。
      三岛按下了100层的按钮,电梯门缓缓关闭,开始高速上升。“这是你的执行官的资料。”三岛从手中的文件里抽出几张递给来栖。“谢谢。”来栖接过那几张纸,稍稍扫了几眼,目光落在了执行官的姓名上。
      明智吾郎。
      “说起来他还是个名人,你们出外勤的时候绝对会有一堆麻烦。”三岛说。来栖回给他一个茫然的眼神,于是三岛继续说了下去。
      “明智吾郎帮助警方解决了一起连环杀人案——那可是连西比拉都无法直接指证的案件啊。在那之后,他的名声就传开了。他本人的性格也相当讨人喜欢,很快就聚集了大批粉丝。
      “然后就出问题了……直到上个月前,明智的色相还是澄清的天蓝色,心理指数也保持在50左右。但在上个月的某一天,他的心理指数突然飙升至260以上,在追捕过程中甚至还达到过300。
      “事发突然,很多人根本不相信这件事。说实话我也有点搞不清楚,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人的心理指数会直线上升的。总之掀起了很大的骚动,负责抓捕明智的新岛监视官现在还在被舆论骚扰着呢。”
      来栖想起自己在上个月似乎确实看见过相关报道,只是当时自己忙着准备考试,没怎么细看。
      “要我说明智吾郎实在不适合当执行官,可西比拉偏偏就挑了他,还偏偏分配给你。”三岛瞟了一眼低着头看资料的来栖,眼神中透露着担忧。“公安局已经十年没有招收过未成年监视官了,说起来你的执行官也是未成年人……真是的,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电梯的提示音响了起来,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高速电梯已经到达了100层。来栖跟着三岛走过十字型的走廊,消化着刚刚得到的情报。
      高中生侦探,信誉良好,无犯罪前科。
      以及,充满争议的心理指数。
      西比拉还真是给自己安排了一个难题。
      “到了。”三岛停在了一间囚室前,打开送饭的窗口,将一个无线对讲耳麦送了进去,来栖从他手里接过另一个耳麦。三岛接了一个电话,似乎还有事要处理,再三向他道歉之后步履匆匆地离开了。
      看看三岛的黑眼圈就知道他工作有多忙了。公安局人手紧缺的说法似乎也不完全是谣言,来栖想。
      囚室里的人早就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慢悠悠地走上前来,戴上了对讲耳麦,隔着囚室坚硬的有机玻璃与来栖对望。
      明智吾郎。
      他的头发比照片上看上去更长,人也似乎比照片上更消瘦。来栖想。
      “来栖晓监视官对吧?”明智出乎意料地主动开口,“我是明智吾郎,从今以后就是你的执行官,请多指教。”
      来栖没有回答,一语不发地打量着明智。明智的语气中透露着深深的友善与顺从,很难想象这个少年的心理指数曾经飙升至足以被当场击毙的地步。
      照理来说,来栖应该回复点什么,像是“请多指教”或者“合作愉快”之类的。但年轻的监视官保持着沉默,直到囚室里明智的笑容变得不自然起来。
      “……怎么了,监视官?我脸上粘了什么东西吗?”明智显然是想开个玩笑以缓和气氛,可惜来栖并不配合。
      明智吾郎的友善是装出来的,来栖断定。
      公安局近十年来最年轻的监视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上的。来栖不怎么爱讲话,但他拥有出类拔萃的洞察力。
      焦躁,愤怒,绝望——这才是友善的外壳下,明智吾郎真实的情绪。
      来栖不动声色,看着囚室里明智越来越不安的脸色,终于出声打破了自己制造的沉默。
      “请多指教,明智。”他轻松地说,“那么我先回去做准备了,明天在公安局见。”
      目送来栖走进电梯后,明智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了,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神色厌烦地看着电梯飞速下降离开自己的视线,摘下耳麦随手丢到一边。
      “还是不肯放过我么,”明智自言自语般地说着,“——西比拉?”

(或许是TBC?)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