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心理测量者au3

这个放飞自我的脑洞写到3了
我流主明,ooc不可避
打字好麻烦啊……希望未来能有直接把我脑子里想的场景变成影像的黑科技。)

————————————
       旧城区是西比拉系统建立前的一片居民区,现在仍有人在那里居住。因为旧城区的街道狭窄,巡逻机器人无法进入,监控也有众多死角,抓捕潜在犯变得异常困难。
        旧城区的灯光稀疏,黑色的大楼影影绰绰地立在暗夜中,使人感到无比压抑。新岛真的手指搭上了支配者的扳机,蓝色的光芒在她眼中闪烁了一下,随即黯淡下去。
       “来栖,听好。”她说,“我知道杏是你的朋友,但任务就是任务。尽快把杏带回公安局,让她接受心理治疗,对她来说也是最好的办法。”
       “我知道。”支配者验证了来栖的身份,他凝视着通体漆黑的枪支,扫描巩膜的蓝色激光同样在他眼里浮动。
       “……所以,我请求执行这次镇压行动。”来栖抬头直视着新岛真,“我保证会把杏带回来。”
       “不行。我是认真的。”新岛皱眉,“镇压行动不是儿戏,我和姐姐进去,你就在这里待命。”
       来栖固执地摇头。
       “我也是认真的。”他说,“相信我,学姐。”
       新岛真还在犹豫。明智抽出支配者,机械的电子音在他大脑内响起。
       身份确认 明智吾郎执行官
       镇压执行系统启动
       旧城区不仅仅是个破败的居民区,也是各种见不得人的交易的进行场所,是这个城市最藏污纳垢的地区。明智在这里射杀过一些交易者,也亲身参与过其中的一些买卖。
       明智瞪视着黑暗中高耸的建筑。没想到自己还会再来这里。
       “……好吧,就让我看看十年来最年轻的监视官的能力吧。”新岛真神色坚毅。“分析科会背后支援。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的消息了。千万要小心。”
       来栖点头,转头招呼他的执行官。“走了。”他说。
       明智跟着他,走进了黑暗中。

       旧城区的道路狭窄且分叉众多,没走多久他们就遇到了无法导航的岔路。
       “分析科,下面要往哪里走?”来栖按着耳边的通讯器问,声音几乎被巷道内的风声盖过。
       “她跑进死角了,暂时找不到。”通讯器里传来年轻女子恼怒的声音。“真是的,这个旧城区的监控设备本来就少,还有好多是损坏的。与其说这里死角很多,不如说监视范围小到几乎没有啊!”
       听上去她还砸了一下操作台。
       来栖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就分头走吧。”明智提议道,“我走这边好了。”他指了指左手边较窄的路。“可以。”来栖点头,“那保持联络”。
       明智转身向小巷跑去。离开来栖的视线之后,他就停下脚步关掉了耳边的通讯器。旧城区的信号本来就差,之后解释成信号接收不良就行了。
       只靠那些监控,在旧城区是找不到人的。明智熟门熟路地在错综复杂的道路中穿行,不一会就来到了一扇破旧的大门前。
       明智敲了敲门——三长两短。门里也很快传出了相同的回音。三秒之后门缓缓打开,明智立即举起了手里的支配者。
       “行啊,居然真的找过来了。”被枪口指着的男人慢慢举起双手。“你不会真的想开枪吧?”
       明智没有放下枪。“好久不见了,”他笑了笑,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最近又在做什么买卖?你们把警察都引来了,不觉得动静太大了吗?”
       那人脚下有一个开着拉链的黑色包裹,借着屋内微弱的灯光,明智看清那包里是几把枪械,和满包的子弹。
       不是根据心理指数调整模式的支配者,而是不分对象,一发就可致人与死地的荷枪实弹。
       “原来如此。”明智哼了一声,“你们的交易被一个小姑娘发现,还被她逃跑了。你们是蠢货吗?那个小姑娘引来了公安局的人,等他们加派人手开始地毯式搜索,你们可就要遭殃了。”
       那人一脸自信。“没事,这里到处都是我们的人。在警察进来之前,我们就能杀了那个碍事的小孩然后离开。怎么样,要不要离开公安局,回我们这边来?”
       明智放下了支配者,嘲笑道:“就说了你们是蠢货。要是公安局发现她被枪杀了,就会立刻开始加紧追查,到时候你们以为自己逃得掉吗?事实上,旧城区已经被包围了。
       “知道接下去应该怎么办吗?”明智从那个黑色包裹里捡出一把袖珍手枪,“告诉你的人停止追杀,把那个小姑娘的位置告诉我。我先想办法把她带回公安局,等警察撤了你们再走。在她开口之前——”
       手枪咔嚓一声上了膛。
       “——我就帮她伪造一个自杀现场。”
       “不愧是狮童先生手下最活跃的执行官,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那人拍着他的肩大笑,“欢迎回来,‘洛基’!”
       明智毫不买账地拍开他的手。“别和我套近乎,赶紧通知你的部下。”
       “好好。”那人收回了手,背过身去迅速打了几个电话。明智将枪藏进口袋,悄悄握紧了支配者。
       “她在百货大楼的楼顶,天台上。”那人转头说。“赶紧让你的人撤退。”明智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明智一走,那人满脸堆笑的表情瞬间消失了。“我呸,不就是个死小鬼吗,和老子摆什么架子。”他对着明智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说罢他对着手机咆哮:“你们也听见他的话了,赶紧撤!”

       明智跑了一段路后打开了通讯器。“抱歉,这只是个醉汉,”一打开通讯器,来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啊,这样啊……”分析科的女子听上去垂头丧气的,“你说有状况,我还以为找到了呢。这个旧城区到底怎么回事,电磁干扰也太严重了……”
       “监视官?能听见吗?”明智开口。“啊,明智。”来栖没有回答,反而是那个女子出声了。“刚才你的通讯器为什么关了?”
       “抱歉,那块区域的信号接收好像不太好。”明智说出早就想好的理由,“不过能联系上真是太好了。来栖现在在哪里?”
       “呃……电磁干扰影响了卫星信号,定位系统没法用了,我现在也没法给出他的准确位置了……”
       “简单来说,”来栖说,“我迷路了。”
       “也没有迷路啦!”女子发出抗议,“来栖你有按照我的导航走吧?那就差不多是在西北部那样,大致位置我还是可以确定的!”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明智已经到达了百货大楼。他再次关掉通讯器,两人的吵闹声戛然而止,只有风声在耳边私语。
       百货大楼共五层楼。因为这里已经停止了供电,明智只能在黑暗中摸着楼梯走上去。路上他没有碰到任何人,看来那家伙虽然心里不服气,还是很听话地把小弟都撤走了。
       明智走到了楼顶,缓缓推开天台生锈的铁门。天台上年轻的女孩浑身颤抖地看向他,金色的长发被狂风吹乱,碧绿的双眼噙着泪水——那正是高卷杏。明智把支配者对准她,心理指数显示101.5,在镇压范围之内。
       “警官先生,我不是潜在犯。有人想杀我,我看到他们……”高卷杏用发颤的声音向他解释。“有人想杀我,我是被吓到了才会……”
       “真可惜,你还挺漂亮的。”明智打断了她的解释,“数字已经变得很低了,心理素质真不错。可惜,就差那么一点,我就没法开枪了。”
       可执行对象 镇压执行系统启动。
       支配者的伤口微微发光。高卷杏一脸震惊地后退两步,明智微微露出冷笑。
       “——再见。”
       支配者的枪声突然响起,高卷杏尖叫了一声。明智的手指颤了颤,终究还是没能扣下扳机,支配者从他无力的手中滑落到一边。麻痹感在他背后蔓延着,闪电般传遍四肢百骸。
        倒在地上的前一瞬间,明智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向后看去。最后烙印在视网膜上的,是支配者黑洞洞的伤口,和来栖冰冷的灰色眼神。

(或许TBC)

我终于写出晓哥背刺明智了!这个脑洞就是为了这个场景而生的!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