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主明】非典型哨向

因为精神暴走这个设定而引发的脑洞
我流哨向,有私设

————————————

“是真的。”
龙司一口把喝进口的饮料喷了出来,一边拼命咳嗽一边用“我是不是听错了”的眼神瞪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来栖晓。
“你刚才问我的事情,是真的。”他的好友面不改色地推了一下眼镜,深灰色的双眼平静无波地看着被呛得满脸通红的龙司。这幅奇妙的景象使路过的人们纷纷好奇地转头围观。
龙司总算从被呛死的危险中脱离,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引人注目,立刻压低了声音,身体对着来栖微微前倾。“你确定塔批准了你们的结合申请?”
“与其说是塔批准的,还不如说是塔强制的……”来栖叹了口气,顺手抽了几张纸巾,低着头擦着一片狼藉的桌面。
龙司看不到他的脸了,只能瞪着他一头黑色的卷毛。
“……可明智那家伙不是恨你恨得要死吗?”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当时一名向导叛逃的事闹得沸沸扬扬,那名向导的能力十分特殊,他能凭借强大的精神力撕开他人的精神屏障,造成精神暴动。塔前前后后派了三四批人去追,其中不乏有顶级的哨兵与向导,可居然都被那个叛逃向导一一放倒。
来栖作为一个普通的B级哨兵,本来是没有能力执行这项任务的。但来栖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哨兵,虽然作为哨兵的能力只有中等水平,但他的精神力异常的高,如果来栖是一名向导,那他毫无疑问是顶级的。
可惜他是一个哨兵,虽然精神力很高代表着他不易受到外界影响,不用依靠向导也可以独立完成任务,但身体能力上的不足极大地限制了他的工作水平,而身体能力才是一个正常的哨兵所需要依靠的东西。
就这样,来栖虽说没有被闲置,但也没有执行过高难度的任务。这次塔不知是急病乱投医还是确有其意,居然选择来栖去追捕叛逃向导。
总之,来栖在塔的高层欣慰的注视下,心情复杂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我来和你搭档。”喜多川祐介靠在驾驶席上,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S级向导都治不住你,而我只是个A级。”
“别这样,虽然你精神力比我这个哨兵还低,但你作为向导的感知能力还是值得表扬的。”来栖拍了拍喜多川的肩,打开了副驾驶席的车门钻了出去。蓝发男子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一脸不情愿地跟着来栖钻出了车。
他们的所在地是一个拥挤的码头,塔发来的最新讯息是,叛逃向导混在人流中逃上了一艘客轮。
来栖向登船处的工作人员亮了一下证件,简要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立刻放行。
“具体的定位就交给你了。”来栖说。喜多川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即闭上眼张开了精神网络。
“找到了。”A级向导的名号可不是噱头,喜多川的精神网络范围能覆盖整条客轮。片刻后他就睁开眼睛对来栖点了点头。“他在船底仓库,我来带路。”
来栖紧跟着喜多川,不多时便到了仓库。这里的空间十分宽阔,地面上整整齐齐地堆放着集装箱,天花板和墙壁都呈青色,上面镶着白色的灯管,将整个空间映成渗人的青白色。
“真是的,塔还没放弃啊?”
正当喜多川想迈开脚步时,仓库内突然传来了轻蔑的声音。与此同时,喜多川突然跪倒在地,他神色痛苦,豆大的汗珠从他惨白的脸上滑落。来栖瞬间警觉起来,一人慢慢从集装箱的阴影里走出,进入黯淡的光线的照射范围。
叛逃向导明智吾郎,精神动物为乌鸦,具有能使对方精神暴走的能力,评级不明。
来栖瞬间将这张脸和先前看过的资料对上了。
单从外貌来看,对方其实长了一张十分符合大众审美的脸,清秀的五官十分赏心悦目,只是那双暗赭色的双眼里的恶毒神色和嘲讽的微笑实在让来栖提不起好感。
“一个A级向导和一个B级哨兵,塔里那群人终于不再隐瞒他们是智障的事实了吗?”对方仗着精神力高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嘲笑他们,“S级的哨兵向导在我面前都得跪下,那群蠢猪这次居然只派了一个B级垃圾?”
“这种A级的废物,我三秒之内就能放倒。”明智得意地看着跪倒在地的喜多川,接着把目光转向了被钉在原地的来栖,脸上轻蔑侮辱的神情瞬间消失无踪,惊愕浮现在他的眼中。
“不可能。”明智难以置信地盯着来栖。他感到一股前所未见的强大阻力在抵抗着自己的精神力,而这股阻力竟然是来源于一个B级哨兵?!
来栖神色如常地看着他。黑色的乌鸦在明智头顶盘旋着,发出尖利的叫声。
区区B级哨兵怎么抵抗得住自己的精神攻击?!
事实上来栖也只是在苦苦支撑,他把握着麻醉枪的手藏在身后,以免对方看见自己颤抖的手指。
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败下阵来,喜多川也会有危险。来栖顶着强大的精神压力艰难地思考着,终于想出了一个风险极大的计划。

明智突然感知到对方的精神屏障裂开了一条细小的裂缝,不禁大喜过望,巨大的精神洪流瞬间冲进了那条裂缝,下一秒就要将哨兵的精神整个撕碎——
就在这个瞬间,明智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再次睁眼时自己却不在阴暗的船底仓库内。他站在树林中,温暖的阳光穿过斑驳的树影在他脸上撒下摇晃的光点,咸湿的风吹在脸上,海鸟在高远的蓝天上鸣叫,海浪声隐隐传来。
……这是哪?
“这里是我的精神图景。”
明智猛然回头,来栖正踏着满地泥土的芬芳向他走来,黑色的卷发随着他的脚步微微摇动。“你是第一个能进到这里的向导。”
“——现在你也别想出去了。”年轻的B级哨兵用胜利的语气说,“你就在这里等喜多川醒过来吧。”
明智引动精神力探查却四处碰壁,仿佛被关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容器,无论怎么撞击都没有一丝裂痕。
“你做了什么?”明智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中了圈套,他恶狠狠地瞪着来栖,黑色的乌鸦停在他头顶的树冠上,充满威胁地对来栖嘶叫。
“很简单——你以为你撕开了屏障,实际上你是被关进来了。”哨兵对他摊摊手。“因为我是一个精神力超强的哨兵,所以我能做到这一点。”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能杀了你?”
“知道。”来栖一脸平静,仿佛刚才生死一线的状况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你没杀死我,我赢了。”
“……你这个疯子。”沉默半晌后,明智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哨兵的精神图景内,两股强大的精神力仍然在持续着攻防消耗战。

喜多川醒来时,来栖和明智都因为精神消耗剧烈而倒地昏迷,他自己也头痛欲裂。所幸船还没开,喜多川找到了工作人员,带着那两人下了船。
那时不管是来栖还是明智都处于濒死状态了,抢救了好久才让他们恢复知觉,之后两人又躺了半个月才能下床走动。
这件事让来栖一下子成为了话题人物,直到三个月过去了才慢慢平歇。
谁知道塔突然批准了来栖和明智结合申请,这无异于一枚炸弹,再次引爆了话题。

“你知道明智为什么叛逃吗?”不等龙司回答,来栖迅速说了下去,“三个月前他陪一个A级哨兵执行任务,对方突然精神失控,差点把他砍死。他无法安抚哨兵,只能操纵精神力杀了对方。”
恢复正常的龙司又喝了一口饮料。“但向导不就是用来安抚哨兵的吗?哨兵精神失控都是家常便饭了,正常向导应该都能应付的吧。”
来栖苦笑。“是啊,可明智吾郎不是‘正常的向导’。”
“他的精神力很强,但他无法安抚哨兵,只会让他们精神暴走。”
“太奇怪了吧。”龙司惊讶道,“哪有这样的向导。”
来栖把纸巾丢到一边。“是啊,继精神力比向导还高的B级哨兵之后,又出现了比哨兵还能打的级别不明的向导。”
其实塔的高层的考虑很简单,来栖是唯一压得住明智精神力的哨兵,明智也是唯一能进入来栖精神图景的向导,让两人结合不仅可以有效地发挥最大的实力,也能互相牵制,防止其中任何一个不稳定因素失控。
来栖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最终还是禁不住塔的威逼利诱死缠烂打同意了。
“那明智呢?”
“被威胁说不同意就死刑,毕竟手里有一条人命在,还是叛逃犯。”
另一个声音突然插进两人的谈话,龙司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棕色短发、五官清秀的青年正面色不善地看向他们二人。
“毕竟叛逃和杀人都是重罪。”来栖自然地接话,小啜了一口咖啡,轻轻放下杯子。“中午好,明智。”
这就是明智吾郎?龙司顿时来了兴致,刚想仔细看看这个奇特的向导,就被对方森冷的眼神吓了回去。
“别太得意,你就是个B级的垃圾哨兵而已。看你这可怜的身体素质,指不定哪天就像条虫子一样死掉了吧。”
“你先学学怎么安抚失控的哨兵再说,被困在哨兵的精神图景里的向导简直是向导界的耻辱。”
两人之间中几乎迸裂出有形的火花,两股看不见的精神力顷刻间开始了相互倾轧。
精神脆弱、需要向导保护的哨兵龙司在两股强大的精神洪流中瑟瑟发抖。
公共场合,你们注意一下其他人的感受啊!他在内心怒吼道。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