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旧梦

补冰火原著中
这篇东西是来源于“为啥韦赛里斯对王位这么执着”这个脑洞,然后我也感觉韦赛里斯应该相当崇拜雷加。)

韦赛里斯又做梦了。
他躲在红堡巨大柱子的巨大阴影下,模糊的争吵声自外面传来。父亲和哥哥又吵架了,他想。近来他们经常吵架。哥哥的性情温和忧郁,唯独面对父亲的时候会变得激动而尖锐。
不久他听到了什么东西摔碎的清脆响声,父亲从他身边大步走过,红色的衣袍带起一阵旋风。父亲发怒时很可怕,韦赛里斯屏息躲在柱子后,直到那红色的身影离开视野,才停止了颤抖。
他探头去看哥哥。雷加低着头,头发挡住了他的脸,韦赛里斯只听见了他深深的叹息。
雷加朝着和父亲相反的方向离开了,韦赛里斯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雷加。他小声喊道。雷加惊讶地转过头,韦赛里斯有一瞬间看清了他眼里的烦躁焦虑,可它们又瞬间消失无踪。看到七岁的幼弟,雷加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韦赛里斯。”他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为什么你和父亲吵架了?他抬头问道,不顾雷加刚才的问题。你们在吵什么?
他的哥哥不说话了,阴影笼罩了他漂亮的淡紫色双瞳。韦赛里斯喜欢那双眼睛,它们比雷加佩戴的所有宝石都要好看。我的眼睛也是这样吗?他想。
雷加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揉了揉韦赛里斯的头,牵起他的手,慢慢走在红堡宽阔的回廊里,寂静的空间里只有二人的脚步声在回荡。
雷加的手掌很暖和,龙焰一定在他的血液里燃烧。雷加和他有着相似的银发和紫罗兰般的淡紫色双眼,可他也和雷加一样是真龙吗?
接着韦赛里斯又看到它们了——它们就在空旷的大厅两侧站着,不叫也不动,更不会喷火,簇拥着那把大大的铁椅子。韦赛里斯对铁椅子不感兴趣,但他盯着巨兽的骸骨,恐惧与兴奋同时刺激着他的神经。
雷加突然不走了,韦赛里斯也跟着他停了下来。他抬起头,凝视着那张与自己相似的面孔。但雷加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最后的真龙遥遥望着冰冷的铁王座,淡紫色的双眼里充满晦暗的神色。
韦赛里斯突然想道,雷加或许讨厌那把铁椅子。于是他问了出来。他的哥哥慢慢蹲下身子,与他视线相平,最后映入韦赛里斯眼帘的是那双忧郁的紫色眼睛。
他注意到,雷加的瞳色比自己深一些。

潘托斯的早晨总是如此恼人,大小商贩总在第一缕阳光露出时就开始叫唤。韦赛里斯被迫从梦中醒来,丹妮莉丝蜷缩在他身旁,仍然沉浸在梦境中。
她是唯二的坦格利安,他最后的血亲。他人只知她的降生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巨大风暴,却不知那同样带走了他母亲的生命。
韦赛里斯突然想起她十二岁了。雷加已经娶妻,如果七大王国的叛乱没有发生,丹妮莉丝现在本该是他的新娘。他们也可以舒舒服服地住在红堡宽敞的大房间中,不必在这间小屋子挤成一团。
韦赛里斯看着十二岁女孩安稳的睡颜,没来由地生出一点怨气。婊子,凶手。他低声咒骂道。但丹妮莉丝在睡梦中听不见他的声音,连睫毛也没颤抖一下。
他躺回去再次闭上了眼睛,试图将雷加已经开始消退的形象留在脑海里。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