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Renly/Loras】欠债

被原著捅刀捅傻了,写个无脑傻白甜安慰自己。)

洛拉斯等候在房门外,蓝礼和君临来的使者的交谈声时不时传入他的耳朵。两千,下个月,他听到了这样的字眼。
估计是他们那位喜好奢华的国王又来向他的好弟弟借钱了。七神在上,洛拉斯记得劳勃不久前刚向风息堡借了四千金龙。
“洛拉斯爵士!”孩童清脆的叫喊声从走廊对面传来,洛拉斯循声而望,艾德里克正踏着哒哒的脚步向自己冲来,幼鹿般湿润的蓝瞳里兴奋之情满溢,亮晶晶的汗珠顺着他脸部柔和的轮廓滑下。
洛拉斯下意识张开手,将跑来的少年抱了个满怀。“艾德里克,”他惊讶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里不是这孩子该来的地方,庞洛斯爵士在哪?
“我迷路了。”孩子无辜地眨着眼睛,仰头看着他。风息堡确实很大,洛拉斯记得自己刚来不久的时候,也在城堡里迷路了好几次。
洛拉斯端详着艾德里克的面孔,再次意识到蓝礼和他的侄子长得多么相似。他们都有深海般湛蓝的眼睛,和柔软蜷曲的黑发。
“小声一点,你蓝礼叔叔有事情要处理。”年轻的风息堡侍从揉了揉孩子的头发。艾德里克立刻闭起了嘴巴,眼神紧张地飘向那扇紧闭的木门。
洛拉斯几乎要被他的举动逗笑了。他伸手将艾德里克抱了起来,劳勃的私生子在风息堡得到了很好的照料,就这么抱着他,洛拉斯竟感到有些吃力。
艾德里克的脸部轮廓还没成型,但洛拉斯越看越觉得他像蓝礼。六岁的孩子乖巧地伏在他肩上,洛拉斯感受到小小的躯体随着呼吸而起伏。
蓝礼小时候也这么听话吗?洛拉斯忍不住要去想这个问题。
房间内的讨价还价似乎告一段落,洛拉斯后退两步,对走出的使者略一点头作为招呼。从他手上那张公文来看,使者成功从风息堡借走了劳勃要求的那些金龙。
“洛拉斯爵士。”使者也向他问好,目光却盯在了洛拉斯怀里的那个孩子身上。那个长相酷似蓝礼的孩子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头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真可爱。但他没听说过蓝礼公爵有儿子啊?难道是私生子?
“这不是蓝礼的儿子。”高庭的年轻人看出了他的疑惑,善意地向他解释。使者这才想起劳勃国王亲口承认的私生子正是被抚养在风息堡,而面容清秀的少年侍从早已自顾自地抱着那孩子走进了房间。
“艾德里克?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蓝礼的无奈消沉在看到自己的侄子时顿时转换成了满脸惊讶。“庞洛斯在哪?”
洛拉斯自己也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在同龄人中也不算高大。他纤细的双臂上稳稳抱着与自己长相相似的侄子,不知为何蓝礼感到这幅场景十分奇妙。
“蓝礼叔叔。”艾德里克怯怯地打了个招呼。
他的侍从耸耸肩,找了个挨着蓝礼的位置坐下。“庞洛斯爵士很忙,他自己在风息堡迷路了,总不能把他扔着不管。”
蓝礼伸手去捏他的小侄子的脸,边捏边叹气道:“劳勃什么时候能改改乱花钱的毛病就好了。他上个月向风息堡借了四千金龙,这次又要两千。”
艾德里克挣扎着躲开叔叔的手,洛拉斯不得不坐直身子防止他掉下去。“这没什么,劳勃国王欠提利尔家的远不止六千金龙。”
“远远不止?那是多少?”国王最年轻的弟弟漫不经心地问道,同时改变了目标,不再捏侄子的脸,而是揉起了他蓬松的黑色卷发。“五万?十万?”
“一百二十三万。”
艾德里克感到在头顶肆虐的手掌突然停了下来。
“一百二十三万?”蓝礼重复道。
“我父亲写信告诉我的。”谈到这个话题,洛拉斯看上去也颇为不快,两条细细的眉毛微微蹙起。“信还在我房间里。”
“这还不算最多的,据说兰尼斯特家借给国王两百多万金龙,最近贝里席大人似乎还去了一趟布拉佛斯……”
“七神啊,你别再说了。”债务人的亲弟弟无力地瘫在松软的大椅子里。“劳勃究竟把这么多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洛拉斯一声不吭地逗弄着艾德里克。艾德里克好不容易摆脱了蓝礼的魔爪,又被洛拉斯捏捏揉揉,表情十分委屈。
“我倒是有办法。”洛拉斯突然开口。蓝礼偏过头,在少年金棕色的双眼里看到了狡黠。“我可以请父亲告诉劳勃国王,只要把他的第二个弟弟蓝礼公爵交给提利尔家,高庭的债就一笔勾销,想必国王不会拒绝……”
蓝礼笑着伸手去掐他,佯怒道:“我就值一百二十三万金龙吗?”
洛拉斯今天发现蓝礼特别喜欢掐别人的脸。“你不止。”他承认道,“但是算上利息就不止一百二十三万了。”
“有多少?”
“或许一千万。”洛拉斯挡着蓝礼的手随口胡诌。十七岁的风息堡公爵笑得彻底没了形象,“高利贷是犯法的,洛拉斯爵士,我要以国王的名义逮捕你。”
“好吧,我不反抗。”少年侍从跟着他一起大笑,“但是我被捕了,就没人给提利尔公爵写信了。”
“如果真有那么值钱,我还宁愿把自己卖了。”蓝礼完全没了之前的消沉模样,继续伸手摧残艾德里克的小脸。“然后呢?把史坦尼斯交给兰尼斯特家吗?”
“好主意。”洛拉斯接着他的话往下说,“兰尼斯特家的利息没有提利尔家那么高,说不定劳勃国王还能再借一笔钱,来还铁金库的借款。”
蓝礼笑着最后搓了一把艾德里克的脑袋,撑着扶手从椅子里起身。“行了,那些事情就交给艾林大人和小指头去操心吧。我去看看那个家伙拿好钱了没有。”
“那我去找庞洛斯爵士。”洛拉斯拉着艾德里克的手站起来,“找不到艾德里克,庞洛斯爵士该着急了。”
经过一段露天走廊时洛拉斯停了一会,夕阳的光芒在破船湾的海面上掀起金红色的光芒,呼啸的海风将少年侍从的棕发吹得蓬乱。炊烟斜斜地消失在天空,走廊上隐隐飘来食物的香气。
他曾经讨厌过风暴地,这里阴冷的风似乎要冻结人的骨髓,不像高庭,整年都是温暖的,原野上遍地开满了玫瑰。
傍晚的最后一缕阳光在金棕色的瞳孔里一闪而过,吹过周身的海风变得更加刺骨。少年侍从帮身边的孩子扣紧了衣领,防止冷风灌进他的衣领。
“走吧。”他笑着说。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