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Renly/Loras】Jousting

标题的意思是马上长矛比武。
原著蓝洛真的太棒了,剧版令人窒息(

少年的身姿流畅而平稳,疾驰的身影如同划过地平线的白色流星。透过头盔的缝隙,蓝礼看到他鹰隼般锐利的视线,年轻的风息堡公爵不禁在内心发出了赞叹之声。
错身而过的瞬间,长枪快如闪电地朝蓝礼的右肩刺来。他手腕一转,轻巧地卸去对方的力道,紧接着横向用力一扫,两杆木制长枪在空气中爆开清脆的碰撞声,随之而来的是骑手坠地的闷响。
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欢呼。蓝礼勒马,将练习枪随手丢到一边,不等其他侍从来扶便从马背上翻身而下。
洛拉斯掀掉了头盔,慢慢从草地上爬起。狂风掀起他棕色的卷发,他的皮甲上沾满草屑与泥土。“怎么样,头晕吗?”蓝礼跑到他身边扶了他一把。
“肩有点疼。”洛拉斯诚实地回答。他抬起头,不甘的表情被蓝礼收入眼中。“为什么我一直赢不了您?”少年全然放下了尊卑与礼数,急切地向他追问。
蓝礼笑了笑。洛拉斯天生就是用枪的好手,他持枪时,动作协调得就如同与那杆木枪成为了一体。事实上,他的技巧已经远超同龄人的水准,但他还需要进步。
“你总是攻击肩膀。”蓝礼告诉他,“攻击轨迹太容易预料了。下次试试肋骨、前胸和腿部。”
洛拉斯皱着眉。“但我力气不够大。”他说,“只有攻击肩膀才能把人刺下马。”
要是没有力气和体型上的优势,刚才他的长枪可能都被洛拉斯的力道打飞了。蓝礼想着,出于自尊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
“等你到能上比武场的年龄,就有足够大的力气了。至于现在——”蓝礼从围在身边的侍从手里接过另一杆长枪,一手拿着演示了几下,表情似笑非笑。“——试试用它敲对方的头。”
周围的侍从们传出了隐忍的笑声,洛拉斯低下头,仿佛在思考这种办法的可行性。
比武场上确实有人会攻击对手的头部,块头再大的家伙也挨不住脑袋上的重重一击。但头的目标比身体小,打中的难度更大,因此需要更多训练。
“再来一次。”洛拉斯猛地看向蓝礼,棕色双眼中满是跃跃欲试的光彩。“让我试试,蓝礼大人。”
风息堡的气候算不上优越,暴雨时不时光临这片沿海的土地,猛烈的海风终年不断地撕扯着岩石的城堡。娇弱的玫瑰出生在阳光灿烂的高庭,却在潮湿寒冷的风暴地中绽放。
以才华为原料,以热情为熔炉,洛拉斯·提利尔是一柄尚未铸成的红热铁剑。他需要经过千百次的锤炼与打磨,才能成为一柄真正的利剑,蓝礼几乎看到了那锃亮的薄刃上散发出凌冽的亮光。
离他的少年侍从崭露头角的日子不会很远,而在此之前,蓝礼很愿意担任铁匠的角色,第一个在这柄利剑上敲下磨炼的痕迹。
“好啊。”他欣然接受挑战,在侍从们的欢呼声中,再次跨上马。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