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囧火】imaginary wedding

照理来说,北境守护的私生子兼守夜人总司令,怎么想都没法和野人结婚……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是要让囧火结婚!

耶哥蕊特今天看起来很漂亮——雪白的羊毛礼裙恰到好处地显示出她玲珑的曲线,珍珠镶边的灰色斗篷披在肩头。她蓬乱的头发被侍女们梳理整齐,高高地盘起,上面甚至还缀上了白色的丝织发饰,越发趁得她的发色火红。
琼恩一直听她嚷嚷要穿上漂亮的丝裙子,而当耶哥蕊特真的穿上了梦想中的礼服后,她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事实上,她摇摇晃晃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时,脸上的表情可称得上是狰狞。
“裙子太紧了。”她走下楼梯时大声抱怨。“还没有我自己的衣服舒服。那群侍女一直在告诉我不要到处乱跑,不要扯坏裙子,不要弄乱头发。还有这双鞋子——”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一声惊呼。耶哥蕊特身子突然一歪,幸好琼恩眼疾手快地将双手一伸把她接在怀里,才避免她脸朝地面摔下的厄运。
“——它们害得我连路都走不稳。”女野人笑嘻嘻趴在琼恩怀里说完了剩下的话。
琼恩笑着搂紧了她。“新婚夫妇在婚礼前不应该见面。”他说,“人们认为那会带来厄运。说不定这就是你走不稳路的原因。”
耶哥蕊特哼了一声。“才不是,这双愚蠢的鞋子才是原因。”她跺了跺那双灰色的皮靴,“神不会因为爱人想要见面就降下厄运。”
“这是北境的传统。”琼恩告诉她,“应该由你的亲属领你来见我。”
他的未婚妻翻了个白眼。“好吧,既然这是你家的婚礼,就按照你家的传统来吧。”她抬起头,蓝色的双眼直直地盯着琼恩。“但我想什么时候见你就什么时候见你,我才不管什么厄运,琼恩·雪诺。”她说,“什么都别想让我们分开,什么都别想。”
“好。”琼恩低声说。今天的耶哥蕊特漂亮极了,就算她自己认为这身装扮很愚蠢,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琼恩低下头,深深地与他的爱人相吻。
去他的厄运。

耶哥蕊特从被纠结的树根和石块覆盖的小路上走来时,她的脚步明显平稳多了。透过道路两旁摇曳的烛光,耶哥蕊特对琼恩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一阵微风吹过,神木林在他头顶发出轻微的响声,如同远古神祗的低语。
私生子原本配不上如此正式的婚礼,是艾德·史塔克为他争取了这个机会。即便如此,婚礼的宾客也只有临冬城的仆人们和史塔克一家,但这对琼恩来说已是莫大的荣誉了。
他的父亲脸色仍然有些古怪。凯特琳站在艾德身边旁,脸上露出轻微的厌恶神情。布兰和艾莉娅满脸兴奋,珊莎看起来有些别扭,仍然向他露出得体的微笑。席恩脸色嘲讽,被罗柏不着痕迹地用手肘捅了一下。
这一切都因烛光的作用变得模糊不清。琼恩将目光转回小路上,曼斯·雷德已经领着他的新娘来到他面前。
“来者何人?”琼恩照着北境的传统说道,“何人来见旧神?”
“来自长城北方的耶哥蕊特。”她生涩地念道。“她来此祈求诸神的祝福。何人要娶她?”
“我,北境的私生子琼恩……”琼恩苦笑了一下,“我要迎娶她。”
耶哥蕊特讨厌长城以南的礼俗,琼恩是知道的。她愿意忍受束手束脚的礼服,穿上让她崴脚的鞋子,都是为了自己。琼恩深吸一口气,郑重地问道:
“耶哥蕊特,你愿意接受这个男人吗?”
这句话本该由新娘的亲属问出……但耶哥蕊特没有亲属前来,于是北境本就简单的婚礼仪式被进一步简化了。
红发女孩眼带调笑地看向他。一时间琼恩竟然有些慌张。这个满脑子奇思妙想的女孩,她不会突发奇想拒绝吧?
幸好,耶哥蕊特没在这时发挥她的冒险精神。“我愿意。”她大声说,“琼恩·雪诺。”
琼恩如释重负地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在鱼梁木前跪下。他甚至感到心树上那张血红的脸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最后他们站起身,琼恩解下耶哥蕊特肩头的灰色披风,重新披上一件雪白的——自然,那上面不会有史塔克家的冰原狼家徽。
“今天晚上,要是你敢撕我漂亮的裙子……”披上披风时,耶哥蕊特笑吟吟地看着他,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我就挖了你的眼睛,琼恩·雪诺。”
“乐意至极,因为今晚我撕定了。”琼恩耳语道,耶哥蕊特咯咯地笑了起来。“反正你也不喜欢它们。”
“杂种和野人,他们真是天生一对。”席恩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评论道。
“少说两句吧,席恩。”罗柏小声说。
所幸那对心树下的伴侣并没有注意这边对话的闲暇,此刻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彼此。

冰火里我嗑5对bg,3对bl,其中有2对bg和3对bl都彻底凉了,剩下3对bg只有狗珊的希望比较大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