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艾德/亚夏拉】Seasons of my love

艾德x亚夏拉!艾德x亚夏拉!艾德x亚夏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是脑补的原著里赫伦堡比武大会片段,我还蛮喜欢他们这种初恋一样的感觉的……

(原著片段:泽地人看到一位少女,她有一双会微笑的、紫罗兰色的眼眸,她跟白袍剑客跳舞,跟红色毒蛇跳舞,跟狮鹫大人跳舞,最后跟那沉默的狼……不过是在野狼替弟弟邀请之后,他弟弟太害羞,不曾离开座位。)

艾德沉默地灌下一口酒,视线始终追随着人群里那个靓丽的身影。少女穿着与瞳色相映的紫色长裙,转身时裙摆飘起,如同一朵盛放的紫罗兰。她踏着步子离开巴利斯坦身边,又随着音乐的节拍轻巧地转入奥伯伦·马泰尔的怀抱。有一瞬间艾德与她的目光相触,他看清了那双夏夜星空般的眼睛。
“我爱上一位美如夏日的姑娘,阳光照耀在她的秀发……”歌手的嗓音被嘈杂的人声裹挟着飘进艾德的耳朵。奇怪,刚才他明明一个字都听不清。艾德又举起了杯子,半晌后才发现酒杯已空,尴尬地把杯子放下。
布兰登不知什么时候挤回了他的身边。“你真该去看看,班扬那小子不知道怎么惹了莱安娜,被她泼了一脸酒。”大厅里过于吵闹,他的哥哥不得不将嘴凑到他的耳边。“看到我们的弟弟妹妹如此精力充沛,我真是感到欣慰。”
“嗯。”艾德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音乐节拍再次变化,盛夏的少女放开红毒蛇的手,转身到鹫巢堡伯爵身边,暗紫色的挂坠衬着她颈部优美的曲线。他又给自己倒了半杯酒,酒精的作用使他脸颊发红。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布兰登惊讶道,“这么没精神,今天可是个欢乐的日子——”他顺着艾德的视线看过去,瞬间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哦,我明白了。”
布兰登总是能明白自己在想什么,有时候艾德真恨他的这种能力。他在兄长的笑声中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异鬼把布兰登抓走吧。
“你还坐在这里干嘛?快点上去和她跳舞啊!”布兰登大力拍拍他的背。艾德犹豫地看着他,脸红到了耳根。“不行……我……”
布兰登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好吧,在这等着。”他一手撑着艾德的肩站了起来,被艾德一把拉住。“你要干嘛?”他紧张地问。
布兰登对他挤挤眼睛。“我那视女人如异鬼的好弟弟终于开窍了,我不帮他可怎么行。”
艾德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长兄走入人群,径直来到紫色衣裙的少女面前,少女提起裙摆优雅地行礼。艾德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见少女明丽的脸庞上绽开了笑容,这使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那双会微笑的紫眸突然看了过来,艾德赶紧放下了拿酒杯的手,直挺挺地坐在座位上。布兰登隔着人群向他招手示意。
艾德·史塔克从出生以来从未如此紧张过。他浑身僵硬地站起身向布兰登走去,手脚几乎不听使唤。明亮的紫色眼眸凝视着他,令艾德的心跳更加急促。
“容我介绍,这是星坠城的亚夏拉·戴恩小姐……”亚夏拉微笑着向他行礼。“……而这位像木桩一样杵在这儿的人是我的弟弟,艾德·史塔克。”
“那么我先去看看班扬和莱安娜,希望他们没有打起来。”布兰登优雅地一鞠躬,给了艾德一个鼓励的眼神后迅速转身离去。
艾德真希望自己有布兰登的口才,这样他此时就不会如此慌张无措。“幸会,戴恩小姐……我是临冬城的艾德·史塔克。”半晌后他在那双紫罗兰色双眼的注视下支支吾吾地说道,脸颊红得像是火烧。他不如布兰登英俊高大,也没有兄长那么幽默风趣。少女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他却只能自我介绍。该死,他真讨厌自己。
“星坠城的亚夏拉·戴恩。”亚夏拉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微笑着向他伸出手。“叫我亚夏拉就好。我可以叫你奈德吗?你哥哥是这么叫你的。”
“当然……”艾德按照礼仪轻轻在她手背上印下一吻,接着他深吸一口气,按捺住狂跳不止的心脏,鼓起十八年来积攒的勇气问道:“我是否有能请您跳一支舞呢,戴恩小姐——呃,亚夏拉?”
“我的荣幸。”她轻轻地说,盛夏的星辉盛满她的双眼。
他们随着双双随着音乐的节拍起舞。有时他们近在咫尺,呼吸交融,下一秒亚夏拉转了个身从艾德身边溜开,他们的两手紧紧相握。艾德从未如此后悔自己没有跟着布兰登学过舞蹈,他认为自己不下十次踩到了她的脚。当他道歉时,多恩的少女只是笑着摇摇头。
“告诉我,奈德。”两人错身时,亚夏拉笑道,“你从前和其他女士跳过舞吗?”
“……只和我妹妹跳过。”艾德承认道,在她揶揄的目光中羞愧地移开视线。
亚夏拉笑了出来,随后立刻收住了笑声,淡淡的绯红染上她白皙的脸颊。“抱歉,我不该取笑你。作为初学者,你跳得很好。”她向艾德眨眨眼睛。
我爱上一位美如夏日的姑娘,阳光照耀在她的秀发。
“这是密尔的歌谣。”两人随着旋律各自跨出一步,亚夏拉对他说,“有时候密尔的歌手会来星坠城,我一直很喜欢它。”
“他们从不来临冬城。”
“好吧,至少你现在听到它了。”
柔顺的深色长发掠过艾德的鼻尖,他闻到了一丝清香的气息。他想到了临冬城里的玻璃花园,碧蓝的冬雪玫瑰在那里盛开。或许花园里也有紫罗兰,我该去问问莱安娜。
亚夏拉突然凑到他眼前,这是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谢谢你,奈德……今天我很高兴。”她露出了艾德见过的最动人的笑容。
刹那间赫伦堡高大宽阔的大厅连同其中觥筹交错的喧嚣场景一起消失,南至盛夏群岛,北及绝境长城,整个世界化为虚无,唯有一朵独一无二的紫罗兰在他眼前盛放。
与此同时,歌手弹下了乐曲的最后一个音节,余音立刻被鼎沸的人声淹没。亚夏拉再次向他行礼,起身时她抬眼看向艾德,眉眼间带了一点隐秘的情绪。
“明天见,奈德。”她悄悄地说。
他看着多恩少女消失在走动的人群中。我爱上一位美如夏日的姑娘,他在心中唱道。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