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此人坑品不好

【gendrya】when the night falls

突然出现的脑洞,老套的英雄救美(?)
现代pa,具体设定我也不知道怎么写……
随便看看吧……

——————

篮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抛物线,划破夏日黏稠的空气,准确地穿过篮筐,铁链的响声和终结比赛的哨声一同响起。男孩们不顾彼此都是一身臭汗,欢呼着相互拥抱。
詹德利一屁股坐到了球场边的长椅上,随手拿起地上的矿泉水瓶。冰镇的矿泉水在阳光的炙烤下变得温热,瓶身上有细细的水流成股流下,仿佛也在出汗。
但对于詹德利来说这不会造成什么问题。他拧开瓶盖,一口气灌下半瓶,极大地缓解了快要冒烟的嗓子里的灼烧感。
球场围网外的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认出了那两个男孩,他们常在附近结伙欺凌弱小,可谓是臭名远扬。此时他们正围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后者背对着詹德利,用放松的姿势靠在围网上,双手插在破洞牛仔裤的口袋里。
“嘿,你们两个别欺负他。”詹德利隔着铁网警告道,“不然我揍你们。”
詹德利身材高大,神色阴沉地俯视别人时显得十分吓人。两个男孩畏惧地对视一眼,互相拉扯着跑开了。詹德利厌恶地看了一眼他们远去的方向,将目光转回依旧双手插兜背对着自己的男孩,声音缓和了许多:“你没事吧?”
那人站直身体,转过身来面对詹德利。詹德利这才看清“他”是个女孩。她看上去最多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穿深蓝色的牛仔短外套,白衬衫的第一粒纽扣没有扣上,衣领一边竖起一边折下,下摆的一侧随意地塞在的破洞样式牛仔裤里,整个人显得不修边幅,凌乱的齐耳黑发一度让詹德利误判了她的性别。
她体格瘦小,身材平板,脸庞细长,虽然长相算不上漂亮,但她的皮肤十分白皙,在盛夏阳光的照耀下就像在散发冷光,让詹德利想到了只在小时候见过一次的大雪。她的腮帮子微微鼓动,似乎在嚼口香糖。灰色的双眼隔着交织的铁网,冷静地看着詹德利。
“你就算不来,我也能把他们揍趴下。”女孩说,声音里有一点不耐烦。“但还是谢谢你。”她勉强地说。
詹德利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确实相信女孩的话。“你不是这里的居民。”他说,“我在这里住了十八年,我很确信自己没有见过你。”
“我不是。”她承认,嘴里的口香糖吐出一个泡泡,又啪地一声破裂。她舔了舔嘴唇,将口香糖卷回嘴里。“我是……游客。”
詹德利挑起了一边浓密的粗眉。“原来这种普通小镇也会吸引游客。”见女孩耸耸肩不回答,他便自我介绍道:“我叫詹德利。詹德利·莫特。”
“艾莉亚。”女孩停顿了片刻,灰色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转,“雪诺。”
“好吧,雪诺。”他说,“祝你玩得开心,虽然我很怀疑这个小镇到底有什么可玩的——对了,下次见到那两个男孩时,记得别揍得太狠。”
男孩们正在球场里呼唤他。詹德利转身欲走,却突然被身后的人叫住。
“詹德利。”艾莉亚一手搭在纵横交错的围网上,五指穿过网格抠住铁丝,莫名显得有些急切。灰色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最近治安不好。”她说,“晚上别出门。”
不知是不是那灰色的视线过于凌厉的缘故,在酷暑的烈日下,詹德利竟然感到一丝寒意。

日落西山后,燥热的空气凉爽了许多。一扇扇的窗户里相继亮起了灯光,接管了黑夜的小镇。
詹德利走在去往球场的路上,叹息着暗骂自己粗心。最近这里治安不好,晚上别出门。为什么她要这么说?詹德利在小镇里住了十八年,这里的治安状况他肯定比艾莉亚清楚。
或许那女孩只是在恶作剧,詹德利不安地裹了裹外套。这一定是个玩笑,对吧?
围网外的一盏路灯孤零零地照亮空无一人的球场。詹德利径直跑向长椅,如释重负地捡起遗落在上面的手表。这是他父亲买给他的成人生日礼物,詹德利可不想弄丢。他将手表带回手腕,一阵冷风吹过,冷得他打了个哆嗦。
冷风?
詹德利的动作停住了,不详的预感慢慢爬上了脊柱。他缓慢地抬头,只见灯光无法企及的黑暗角落里,人形的黑影一动不动地站立着。
这里还有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
恐惧细细密密地渗透了四肢百骸,将詹德利冻结在原地动弹不得。黑影一步步向前走来,血红色的眼睛渐渐从黑暗里浮现,散发着贪婪嗜血的光芒。肿胀的皮肤裂开,呈现恶心的青紫色,腐臭的气息飘了过来。
詹德利想大叫,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最后令人感到仿佛置身于寒冬。黑影一步步向他靠近,詹德利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后退两步,一下子跌坐在地面上。球场的地面冷得像冰。
干枯的双手缓缓伸向詹德利的脖子,四肢不听大脑的指挥,无力地抽搐。他感到了自己紊乱的呼吸和几乎跳出胸膛的心脏。
我要死了,混乱中一个无比绝望的念头冒了出来。
下一秒,一根细细的铁刺贯穿了怪物的额头,它摇摇晃晃地倒下,离詹德利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艾莉亚站在他面前。她仍旧穿着破洞的牛仔长裤,搭配深蓝色外套,白衬衫乱糟糟地穿在身上,短短的黑发杂乱地披在额前。她手持一柄样式古典的细剑,一件深灰色的斗篷系在她肩头,用一枚狼头形状的别针固定住。
詹德利看着她时代错乱的打扮,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艾莉亚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拿起她的细剑,低声念了一句詹德利听不懂的话,抬手几下砍下在地上挣扎低吼的怪物的首级。腐烂的头颅滚到詹德利脚边,他默默地向后移了移。
艾莉亚撩起斗篷的一角,将染上黑血的短剑擦拭两下,斗篷沾血的部位冒出一缕白烟。片刻后白烟散尽,灰色斗篷上光滑如初,黑色的污迹却消失不见。
“傻子。”她瞪了詹德利一眼,“不是让你晚上别出门了吗?”

评论(3)

热度(13)